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考察调研 参政议政 考察调研

    关于全方位振兴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创造多元化民族文化生态圈的调研报告
    • 发布时间:2008.09.11
    • 新闻来源:中国农工民主党贵州省委员会
    • 编辑:
    • 浏览次数:

     

    关于全方位振兴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

    文化创造多元化民族文化生态圈的

    调 研 报 告

     

     

     

     

     

     

     

    课题负责人:唐文元

    课题组成员:吕虹  何筑霞

     

     

     

     

     

    农 工 党 贵 州 省 委

    2004年10月28日

     

     

     

     

    关于全方位振兴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

    创造多元化民族文化生态圈的调研报告

    (摘要)

     

    农工党贵州省委

     

     

    贵州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在漫长的岁月中各民族创造了古朴浓郁、多姿多彩、独具特色的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在民族生态旅游日益繁荣的今天,如何充分利用发挥这些宝贵的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所具有的价值已经成为一个重大的课题。本调研报告在对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发展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了全方位振兴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创造多元化民族文化生态圈的有关对策建议。

     

     

     

     

     

     

     

     

     

    关于全方位振兴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

    创造多元化民族文化生态圈的调研报告

    农工党贵州省委

     

    一、多民族的贵州孕育出古朴浓郁、多姿多彩、独具特色的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

    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共有49个民族,其中18个世居民族,少数民族占全省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各民族创造了大量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歌舞戏剧,形成了独特的贵州民族文化。艺术源于生活,它是各族人民千百年来生活的结晶,是民族历史文化最生动的动态的再现。贵州众多的民族民间歌舞戏剧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如下几种:

    1.花灯 流传于贵州地区的花灯渊源于明代或更早一些时候,是从民间闹灯玩年民俗活动中发展起来的。花灯流行于全省各地区各民族中,普及率非常高,有贵州地方戏之称。

    贵州花灯有花灯歌舞与花灯戏两种形式。花灯戏是由花灯歌舞逐渐发展形成的。贵州花灯深受广大城乡人民喜爱。花灯的表演方式载歌载舞,通俗易懂,乡土气息浓郁,在民间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特别是农村几乎家喻户晓,人人能唱会跳。。由于各地花灯在唱腔、音乐、舞蹈等方面的不同,又形成了东、南、西、北四路花灯。

    2.傩戏 贵州少数民族的傩戏,是历代移民从中原、江南、湖广、四川等地带来的,主要流行于黔北、黔东和黔南地区的土家族、仡佬族、布依族、侗族、彝族等民族中,是中国古老的一种戏剧形式。

    3.地戏 地戏是具有古代军傩性质的戏剧,主要流行于安顺、黔南、黔西南以及贵阳花溪一带的布依族中。

    4.布依戏 布依戏是黔西南一带布依族自己创作、编演,并广为流传的一种戏剧形式,已有几百年历史。布依戏又称为土戏,因地区不同,过去有的地方又称为“板凳戏”、“布依彩调”、“八音坐弹戏”等。

    5.布依“八音坐唱” “八音”早在唐宋时期就在桂东南一带少数民族地区流传。现仅在黔西南州布依族地区流行,属于民族曲艺中的说唱艺术。

    6.侗戏 侗戏是由侗族歌师、 戏师吴文彩一手创立的,已有150多年历史。流行于黎平、从江两县毗连地区。

    7.侗族民歌 其中侗族多声部合唱是侗族民歌中的晶华。侗族民歌因方言不同分为南北两部。南部侗歌流行于黎平、从江、榕江、镇远和锦平的南部地区;北部侗歌流行于天柱、剑河、三穗和锦屏北部地区,侗族多声部合唱流行于南部侗族地区。

    8.苗族舞蹈 其中苗族“反排木鼓舞”被当地苗族称为“圣舞”,又被海外旅游者誉为“东方迪斯科”。

    9.苗族芦笙舞 芦笙是贵州少数民族特别喜爱的一种乐器,在苗族、侗族、水族中,芦笙已经成为他们生产、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伙伴,其中以苗族芦笙舞最具特色。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贵州丰富、独特的民族文化资源逐渐被国内外游客看好,其中最吸引游客的就是贵州独特的民族民间歌舞戏剧这一文化瑰宝。我省民族生态旅游开发最早的地区黔东南侗族自治州,从近20年的开发经验中感悟出,自治州独特的歌舞文化是本州旅游开发最吸引国内外游客眼球的亮点。因此,自治州对本州旅游的定位为:“歌舞之州”、“森林之州”、“神奇之州”。这实际上表明了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发展的基本方向:即以民族生态旅游为载体,大力提升民族民间歌舞戏剧品味。然而,如何沿着这一方向顺利发展,仍是一个严重困扰我们的复杂课题。

    二、发展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的发展尚未形成多元化共同繁荣格局

    目前,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的发展存在着两个显著问题:

    一是发展不平衡,少数文化艺术品种的发展比较受到重视,大多数文化艺术的发展不受重视,甚至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

    二是各种文化艺术品种的发展相互独立,处于各自为政、势单力孤的状态,不能形成互补互动的多元化共同繁荣格局。

    由于上述问题的影响,我省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的发展至今仍然未能摆脱低迷不振的困境。

    (二).不少民族民间歌舞戏剧面临失传的危险

    民族民间歌舞戏剧属无形文化遗产,也称为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消失往往是无声无形地进行的,例如一位老艺人的辞世就会造成一种技艺、绝活,或一种表演艺术永远丢失。从人们目前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认识的重要性来看,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命运比有形文化遗产的命运更令人担忧。这是因为,随着现代化社会的发展,城市化、城镇化建设步伐的加快,民族地区各民族的传统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正在急剧的改变。特别是电视的普及以及90年代以来,外出打工的热潮,改变了人们生活的观念,都市文化生活强烈地冲击着闭塞的山村,山野对歌、晚上围着火塘听故事、参与民间文艺活动已不被青年一代所热衷。由于传统民族文化不受重视,民族民间表演艺人没有了观众和舞台,民间艺人的地位迅速下降,他们失去了以此为生的经济来源,所以青年一代愿意继承民族民间文化的人寥寥无几,民族民间歌舞戏剧和一些民间绝活正在一天天消失。

    (三).开发利用与传承保护仍然脱节

    保护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已经喊了许多年,由于民族民间歌舞戏剧缺乏市场运作机制、缺乏财力的支持,至今也没有找到更好更可行的保护措施,保护也就成了一句空话。另一方面,许多发展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的设想,都由于没有很好地解决传承保护的问题,因而最终也以虎头蛇尾或草草收兵为结局。这充分说明如何解决开发利用与传承保护的关系仍然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难题。

    (四).缺乏重视和投入,未能充分利用民族传统节日发展我省旅游业

    民族传统节日既是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民族风俗文化、民族体育文化、民族宗教文化集中表现的黄金时间,民族传统节日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观赏价值。举办民族传统节日,吸引国内外旅游观光者,发展我省旅游业,可收到保护民族文化,发展旅游经济一举两得的功效。长期以来,传统的民族民间歌舞戏剧被认为是原始的、没有多大作用的、不能产生经济效益的、不能带动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可能形成民族文化产业的一种文化,因此不受重视。民族传统节日常因经费不足,缺少宣传包装的状态,艺术升华不高,吸引力不大,未能在我省旅游业中形成文化产业。

    (五).贵州艺术团体管理机制和经营方式不能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规律和需求

    经济体制转轨以来,我省众多的专业艺术团体几呼都处于瘫痪状态。艺术团体是展示民族民间歌舞戏剧的重要载体和窗口。过去我们总把旅游业缺乏文化含量归咎于政府没有加大对外宣传的力度,三年来通过对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生存现状的调研,我们得到的结论是:由于专业艺术团体很少在城乡公开演出,我省特色歌舞戏剧难寻其踪影。因此,我省真正缺乏的不是民族文化,而是缺乏贵州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艺术文化的充分宣传和深层次的展示。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到来,全国的艺术团体因沿循计划经济时期旧的管理体制,纷纷陷入了生存的困境。为了繁荣我国艺术文化市场,全国已有很多地区的艺术团体率先改革了管理体制,跟上了现代经济发展的步伐,走出了艺术界生存的困境,艺术团体不断成长发展和壮大。远的不说,我们的近邻云南省的艺术团体就是一个在改革中求得发展的好实例。

    近年来,我省艺术界也创作了不少高质量的艺术节目,有的在国内外都有一定的知名度。由于我省的艺术团体至今一直保持着旧的管理体制,长期与市场隔绝,歌舞戏剧艺术产品没有按照经济发展的规律推向市场,这些具有民族特色的精品节目仅仅停留在文艺调演的名册之中不能让人们共赏。我省的艺术团体也因一直沿袭旧的文化事业管理体制,缺乏竞争和激励机制,在职人员只能按比例发放80﹪的工资,差额部份要靠演职员自己打工补足,生存的困境一直扼制着艺术家们的激情,艺术团体体制改革迫在眉睫。

    计划经济时期艺术团体演出不用考虑票房收入问题,市场经济时期票房收入是艺术团体能否生存的决定性因素。贵州众多艺术团体陷入瘫痪状态,不是因为贵州没有豪华专业的演出场地,而是因为观看剧团演出的观众太少,剧团演出所得的收入付场地费都不够,没有能力给演职员发工资,剧团的演出自然难以维持下去。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观看演出的观众发生了改变,过去艺术团体的观众主要是当地群众,现在艺术团体的主要观众是旅游观光的客人。例如云南省各个旅游景区的众多艺术团体,他们的主要观众就是定位在旅游观光的客人。市场需求发生了改变,艺术团体也应该改变过去常规的演出方式,才能适应旅游文化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

    三、对策与建议

    (一).大力扶持贵州特色艺术品种,创造多元化民族生态圈

    当社会发展到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越是地域性、民族性的传统文化,越具有生命力,越具有广阔的开发前景。过去人们认为太老土太难看的民族民间歌舞戏剧,今天又成了极富吸引力的热门货。 

    我省众多的民族造就了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堪称民族民间歌舞戏剧的海洋,民族节日的海洋。如果只扶持最普及的某种艺术,就不能体现贵州民族民间艺术文化的多样性,也不能充分发挥贵州民族文化的优势。如果说,只有27个民族的云南省利用了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创造出民族生态旅游奇迹的话,那么,拥有49个民族的贵州省更有理由创造出内涵更加丰富、特色更加鲜明、气势更加恢宏、色彩更加艳丽的多元化民族文化生态圈。

    因此,我们建议政府在普查的基础上设立贵州民族民间歌舞戏剧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名录,对那些濒临消亡的传统民族文化形式要通过立法给予重点保护和重点抢救。大力发展各种民族民间艺术,让各种文化形式在共同发展中相得益彰,形成一个互补互动的民族文化生态圈。各地区的艺术演出团体应大力发掘本地区民族民间艺术品种,在保持民族民间歌舞戏剧艺术原汁原味的同时,有扬有弃的对艺术进行加工和升华,使民族歌舞戏剧艺术更具民族特色、更具观赏价值和艺术价值。

    (二).将开发利用与传承保护有机结合起来

    贵州原生态的民族民间歌舞戏剧品种繁多,符合现代人求新、求奇、求异的心理。保护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首先就要向人们展示它的价值和魅力,歌舞戏剧不经过观众的观赏,得不到观众的品头论足,吹捧冷落,是不会激励艺术家和剧作家们不断地发掘、开发、并在保持民族原风味的基础上去创新它们的。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使歌舞戏剧更具可观尝性,艺术家们就会在传承的基础上不断地创新,并且不用任何人去催促,作家、艺术家和广大的文艺工作者都会积极投身到民族歌舞戏剧艺术的开发和发掘工作中去,深入基层贴近生活、不断创造出充满生命力的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因此,必须把开发利用民族民间歌舞戏剧与传承保护民族文化有机结合起来。云南省在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大力开发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通过舞台向人们宣传和介绍民族地区鲜为人知的古老的歌舞戏剧,一方面向人们展示了云南拥有多样性的民族文化,另一方面又解决了民族文化传承与保护的问题。这是值得我们认真借鉴的。

    (三).加大对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发展的投入

    随着旅游市场向西部地区扩展,西部民族民间歌舞戏剧的独特性、新异性越来越吸引人们的眼球,民族民间歌舞戏剧向人们展示了它无限的生命力和文化价值,云南省成功地走出了一条大力挖掘保护民族民间歌舞文化发展旅游经济的道路。云贵两省的民族民间歌舞文化风格各异,在我省旅游业的发展中,应充分利用我省文化资源的优势,打造出具有我省特色的民族歌舞文化品牌,政府应制定出相关的优惠政策,加大省及各地、州、市财政对民族民间歌舞的投入,把发展和保护民族民间歌舞所需的基本业务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利用优惠政策吸引各种渠道的资金,设立各种专项文化基金,形成文化经济互补,文化经济双赢的良好循环机制。

    从2002年到2004年三年的时间里,我们在东部的印江、思南、南部的独山、西部的普定、北部的务川等县及其乡镇,看到了各级政府对普及花灯艺术十分重视和支持。有不少的县在财政并不富裕的情况下政府拨出专款成立了民族文工队,利用花灯歌舞文化开展旅游和招商引资活动。独山县和思南县就是政府牵头举办民间花灯艺术节,开展招商引资为发展当地经济做出可喜成绩的成功范例。

    (四).充分利用民族传统节日发展旅游业

    民族传统节日就是民族地区展示多样性民族文化的盛大聚会。据不完全统计,全省少数民族的传统节日有400多个,集会地点有1000多个。在民族传统节日里,人们不仅能欣赏到风格各异的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民族特色的体育竞技比赛,还能观赏和购买到各种民族服饰、乐器、绘画、雕刻、饰物等各种琳琅满目的民族用品,以及各族人民纯朴的民风民俗等。目睹过此景的人,无不留连忘返,终生难忘。我省全年各民族的传统节日,应学习独山和思南县的做法,由政府牵头有计划、按地区、分时段、多县市合作举办较为有影响的民族传统节日,在经费上给予支持和扶持,扩大对外影响和增加知名度,待其形成气候后再由政府投资转向企业或民间投资,充分利用民族传统节日开展招商引资和发展旅游业。

    (五).改革艺术团体旧的演出管理体制和经营方式

    艺术表演团体是展示歌舞戏剧文化的载体和窗口,要繁荣我省艺术文化市场,必须对我省旧的艺术表演管理体制进行改革。改革剧团内部人事制度、劳动制度、分配制度,学习云南省艺术团体人事制度改革的先进经验,打破“大锅饭”制度,建立剧团内部管理和经营的新的激励机制,激活我省艺术表演团体。

    在进行体制改革的同时,专业剧团还应根据市场变化情况改革经营方式。现在观赏当地民族民间歌舞戏剧文化艺术的观众大多为旅游者,专业艺术团体在旅游旺季观众多时演出可赢利,在旅游淡季观众少时剧团的收入付场地费都不够,演职员就不可能有收入。市场经济时期,票房收入是专业艺术团体能否生存的根本性问题。根据调查我们发现,贵阳市有很多有影响的大酒店为了娱乐客人也上演一些五花八门的民族歌舞节目,这就是歌舞戏剧文化有市场需求的信息,是歌舞戏剧文化与市场结合的契机。由此我们建议,在旅游淡季各专业剧团应化整为零,深入到各大酒店的舞台为观众表演贵州特色节目。由政府职能部门旅游局牵头,各旅行社具体操作(或另选更合适的部门担任),选定几个条件好档次高的大酒店为固定表演贵州特色节目的场地,晚上导游把分散在各酒店的游客或愿意去观看演出的旅客安排到演出场地观赏节目。各专业剧团应根据晚会的需要合理组织节目,轮流到各演出场地演出。演出所需的场地费、水电费等一切杂费均由酒店开支,剧团演出的报酬由旅游局出面与酒店共同协商,这种演出既是商业性的又是宣传性的,因此报酬应本着互惠互利原则。万事开头难,初期如果酒店不能获利,应由政府给予剧团演出补助,等演出有收入后政府再放手不管。为加快艺术表演市场化,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政府应采取扶持的方式,将演出交纳的税费返还给文化基金,确保对民族歌舞戏剧艺术的再投入。

    (六).大力培养民族民间歌舞戏剧艺术人才

    随着旅游市场向西部扩展,民族文化的特异性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民族歌舞戏剧文化更是成为吸引人们的亮点。大力培养民族民间歌舞戏剧艺术人才,是发展民族地区旅游业的需要。

    民族地区的音乐和歌舞戏剧都是通过民间艺人一代一代传承的。要大力培养民族民间歌舞戏剧艺术人才,应保障民间艺人的生活和知识产权,尊重他们的劳动,使他们有时间去传受民间文化。解决这个问题可借鉴云南省的做法,分期分批授予各类民间艺人荣誉称号,并给予他们适当的生活补贴,通过对民间老艺人的关爱和重视,引导一部分人加入到民间文化传习的队伍中来,保证民间文化后继有人。

    各地政府可通过多种形式广泛开展民间文艺活动,多举办民族民间文艺会演,有意识地恢复民族民间文艺活动,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得到社会的重视和认同,通过社会舆论导向引导人们加入到民间文化传习队伍中来。

    充分重视学校教育的力量,将优秀民族民间文化作为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列入教学大纲,开设普及优秀民族民间文化,尤其是介绍本民族、本地区民族民间文化表现形式的课程,让少儿从小就了解本民族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并通过教育的方式传习民族民间技艺,让民族民间文化后继有人。